2017年12月8日,阿里云创始人、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云栖小镇名誉镇长王坚在极客邦科技主办的ArchSummit全球架构师峰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第一次对外公布了“2050”这个新生事物。以下为王坚博士当天的演讲内容整理。

今天我想讲两个词都跟架构师有关系,一个关于创新,一个关于自信。5、6 年前很多人讲云计算,2、3 年前很多人讲大数据,去年很多人讲 VR/AR,大家回想一下,今天这些人都到哪里去了?同样讲到 AI 我是蛮困惑的。我在读大学的时候,是早前提出 AI 概念的司马贺来过杭州讲课,我在想大学时候说到的人工智能和今天说到的人工智能到底创新在哪里?更加奇怪地是霍金说人工智能是人类最后的发明,人类会毁灭掉。

这就逼着我们思考两件事情,到底什么是我们真正的创新?什么创新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自信?我在思考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我们今天要讲的创新,不是因为 50 年前有人在达特茅斯的会议上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人工稚概念,我们就开无数的会来讨论这个概念。今天要讲的创新是,在座的各位去开一个会,能够让 50 年以后的人开很多会来讨论。

1945 年,范内瓦·布什发表过一篇重要的文章《诚如所思》,已经把 VR 的几大要素都讲完了,鼠标的发明者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就是在菲律宾都到了这篇文章,后来就发明了鼠标。什么时候当我们讨论一个技术,能够像 1945 年范内瓦·布什一样讨论 VR 这个技术一样。这需要真正的创新。

只有年轻人可以做创新吗?其实我一直在想,年轻人跟年纪大的人到底有什么差别?前几天有人说起新兴企业和传统企业的差别,给了我新的启发。在我看来,当你做一件事情,你挣了钱还觉得自己苦哈哈的,那就是传统企业;当你做一件事情也不挣钱,但是每天兴高采烈的,那就是新兴产业。大家都觉得互联网公司是新兴企业,只是因为做互联网的人碰巧都是不挣钱,还兴高采烈的。刚才霍泰稳(极客邦科技创始人兼 CEO)在台上讲话,掌声稀稀拉拉,他还觉得是掌声雷动,所以极客邦就是新兴产业(笑)。

其实年轻人很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觉得他什么都能干,但是没有说他什么都能干成。这是两件不同的事。可能年轻人明知道干不成,他还要去干,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要有巨大的自信心才可以做到。今天的时代,正好到了一个时刻,需要我们重新想想我们的创新在哪里,我们的智慧在哪里。

我刚到阿里的职位就是首席架构师,一个好的架构是包容所有好的技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霍金和 Elon Mush 为什么会担心 AI 会毁灭人类,是因为他们不相信人们能够设计出一个好的架构让 AI 好好为人类工作。其实代码也是会出问题的,就是要看有没有一个好的架构能够包容代码的能力,今天这个世界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原来的认知。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今天至少有几个架构是完全没有被人思考的。我在十年以前做云计算的时候,经常说我不知道怎么做云计算,但我知道怎么做飞天(阿里云的核心系统)。今天很多人在研究这个架构,当我设计的时候。有三个最重要的特点:

第一、十年前,当所有人都觉得云计算是解决 IT 问题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云计算是来解决数据问题,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就提了以“数据为中心的云计算架构”。但是听起来好像是一句空话,但是你去看我们做的飞天设计就能够知道我们对数据的安全性是放在最底层。

第二、当所有的人都从虚拟化开始谈云计算的时候,我们觉得云计算最重要不是解决计算效率的问题,而是解决计算的能力问题。所以我们先把计算能力聚集在一起,再逻辑切分。

第三、实际上飞天是在做跨数据中心的操作系统,也就是说它要做的是要把 N 多个数据中心当做一个分布式系统连在一起。

“ 城市发展到今天那么复杂,需要有它自己的操作系统,这就是城市大脑从架构上要解决的问题”一个云计算架构的设计会影响很多东西的发展,至少今天还有两个东西的架构是没有人认真思考过的。过去几年所谓的智能硬件热的时候,当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词就是手机,但是大家忽视了一个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智能硬件,就是汽车。所以当所有人都在谈所谓的自动驾驶的时候,其实没有人问过今天汽车上的软件架构也好、硬件架构也好,是不是适合所谓的自动驾驶?今天我们没有一个完整的架构可以让汽车慢慢地发展,这也是我当时要去做车上的操作系统的出发点。

大家可能都听说过城市大脑,其实大家可以从很多角度来理解这个事情。科技部说把城市大脑变成一个开放的平台,他只是从人工智能角度看待这个事情。城市发展到今天那么复杂,有那么多的计算装置的时候,需要有它自己的操作系统,这就是城市大脑从架构上要解决的问题。

一个城市都要可持续发展,但是没有一个好的架构不可能有好的发展。这个架构不是做建筑的 Architect,而是做这个工程的 Architect。所以在座的大家从自己的角度认真讨论一下,一个城市的 Architect 应该是什么样的。刚才大会联系主席提到的数据、算力、算法,今天城市的架构是根本没有办法来使用这些东西的。我们今天能够使用这些能力还局限在于我们过去看到的很少的部分。

最后我想做一下广告,要谈的事情跟三件事有关系:第一是创新,第二是自信,第三个词就是年轻,这三个词是被永远连在一起的。今天人类面临巨大的挑战,只有挑战离年轻人更近的时候,未来才会离我们更近。

大会把在台上分享的人都叫讲师,其实这个世界已经不会有讲师了。今天的世界已经没有人可以教你什么了,但是你可以从别人那里学习很多东西。

其中一个可以学的东西,就是从挑战里面学,挑战天生就应该离年轻人更近,因为只有年轻人想学习东西,年纪大了的天天想教别人东西(笑)。所以我相信,只有这个世界的挑战离年轻人更近,未来才会离我们更近。

我是云栖小镇的名誉镇长,我跟霍泰稳(极客邦科技创始人兼 CEO)还有一些其他发起人一起在商量一件事,就是每年五月在云栖小镇开一个“云栖 2050 大会”。80 年代中国有一款很著名的车,桑塔纳 2000,当时这辆车就代表着未来。我们起这个名字,就是希望大家想到未来。我们这个会议最重要的就是,让大家觉得年轻人是解决未来的主体。同样也要让大家要知道,其实更重要的已经不是别人教给你什么,而是这些年轻人真正的学到什么。所以提出了一句话来形容这个会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让社会追逐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

我们说了这么多创新,但我们还是在享受别人的创新。如果是从社区角度来讲,我明白了一件事情,很长时间里面我们是在享受世界其他地方的技术贡献,现在是我们需要对社区做贡献的时候到了。今天在座的可能有很多人对开源社区做了一点点贡献,但是大家认真想想看,我们有没有做一个贡献,对世界是独特的?

大家想想,几十年以后,在座的各位,不再是某个语言的专家,而是哪个语言的创始人?像 Google 当年那么重要的三篇文章,会不会从这个地方出来?同样,你们这些人能不能提出好的架构,打消掉霍金对 AI 的担心?在座的各位能不能打消马斯克的担心,他说让人移民到火星去,因为他认为人类会把地球毁灭。如果人类可以地球毁灭,移民到火星去,也会把火星搞毁灭。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云栖 2050,要追逐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我们会邀请所有的年轻人来这个大会,不止是计算机,也有生物、艺术等领域。

最后想说,2018 年 5 月份,大家到云栖一起来参加“云栖 2050”,谢谢大家!

关闭菜单